燃情天后桐华:学霸写言情玩的就是心跳

发布日期:2019-10-31 07:36   来源:未知   阅读:

  2005年5月,桐华身在美国加州,备考的间隙,她在网上以笔名“张三儿”写下清穿宫廷小说《步步惊心》的开篇。那是一段对沉甸甸绿意的描写:正是盛夏时节,不比初春时的一片新绿,知道好日子才开始,所以明亮快活。

  只凭心意,桐华写下这段文字。之后的五个月里,她每天更新几千字,直到完结。完成整部四十万字小说的最后修订时,正是万圣节前夜,桐华出门买备用的糖果。“走路的状态是飘的,一种精气神全部被掏空的感觉”。

  2011年,由桐华原著改编,刘诗诗、吴奇隆主演的电视剧《步步惊心》开播。42岁的吴奇隆凭借这部穿越剧拿到“2012年台湾戏剧界吸金冠军”,压过二三名的苏有朋和林心如。他也因这部戏与刘诗诗结缘,金钱美人,一时好风光。截止到2019年的今天,知乎上关于《步步惊心》细思极恐的情节,依然有119个回答。

  桐华原名任海燕,80后,陕西汉中人。中学时代的桐华学习非常优秀,如果说真有什么梦想的话,那就是从年级第二,成为年级第一。

  “为了这个结果,在高中那三年里,我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没有一天懈怠,包括大年初一。每一份成功背后都必然付出加倍的努力。当你能做到竭尽全力的敬业、勤奋、努力,才有资格想:我能收获什么?”

  苦学归苦学,但桐华非常爱读书。从《红楼梦》到《儒林外史》、《孽海花》、《官场现形记》;从古龙的武侠到席绢的言情。“我读书很杂,什么都看。琼瑶的、金庸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最喜欢的是古龙和托尔斯泰。”

  作家中给她最大影响的是列夫·托尔斯泰:“很多故事,都有他小说的影子,以及他对爱情的态度、对人生的态度。”

  到了文理分科,对文学抱有理想的桐华,被劝说读了理科;高考以全省第九名的成绩报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这是中国最好的商学院之一。后来桐华赴美加利福尼亚州攻读财经类专业硕士。如果不出意外,成为金融精英,对桐华来说,是一条既定的道路。又或者继续读书,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反正百分之百没有把写作作为未来的一个计划去考虑”。

  那种感觉是一种冲动,“感觉好像你身体里头的一个秘密开关被打开了,打开之后,刹不住了”。

  第一个故事完结后,桐华依然在写小说。从2005年到2019年,一共写了十四年。期间,桐华笔下写了不同的题材:古风、都市、校园、神话、童话、科幻。

  反观桐华的人生,从金融到小说,同样是跨界巨大。但凡事有渊源。“因缘际会,顺其自然就这样了。我是一个努力的人,但我不是一个强求的人,我只是在当下做好当下的事,然后一步步发展,似乎自然而然就这样了,没有特意去跨界。”

  《步步惊心》火了之后,有人问桐华:为什么不再写穿越?正如年少时争年级第一的好胜心,桐华并不喜欢原地踏步。她说:“我不是一个喜欢重复的人。如果这个故事跟上一个故事,没有让我觉得它的新鲜点,我会觉得我为什么要把生命中的这个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

  从清宫写到大漠,从上古神话写到现代都市,故事风格不停变换,“但每一个故事都是当时最想写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在当时尽了全力。”

  她说:“我在讲故事的时候,不会去考虑这个故事是现代的、古代的,是言情的还是武侠的或奇幻的,我只考虑我想讲一个什么样子的故事,背景是什么,人物会经历什么,性格大概什么样子,然后,我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去一点点讲述,将脑海里的细节像拼图一样拼到一起。至于什么题材、什么类型,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

  不同的是故事,相同的是恩怨情仇。在今年新版的《曾许诺》《长相思》中,一个聪明的女主,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主一,另一个痴恋热血的男主二。他们经历爱与遗憾;有政治残酷,也有片刻温情。

  写小说的桐华火了,她被称作内地言情“四小天后”。面对盛赞,桐华说:“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做这件事情的初衷,写作快乐足矣,其他都是额外的奖赏。”

  谈到改编《长相思》的可能,桐华有自己的思考:《长相思》可以改编影视作品,但改编难度蛮大,因为这个故事的架构有点特别。从故事架构的角度来说,男一是玱玹,是故事的戏剧核心,但作为一个言情故事,女主小夭的恋人是涂山璟,回到架构来说,也就是女一不和男一谈恋爱,这对改编剧本有难度。

  有人称桐华是言情界燃情天后,因其“平淡入笔逐层深入戳人心痛,她的爱情会燃烧”。有人说她是套路言情。女主总是优秀,男主总是一个痴狂,一个温柔。但正如读者所言:这些熟套,没见过比这本书写得更好的了。

  上古时代,神族、人族、妖族混居于天地之间。盘古大帝仙逝后,大荒逐渐形成了中原的神农、东南的高辛、西北的轩辕。三大神族,三分天下。

  在一片荒野上,她遇到一身红衣的赤宸,那一瞬,她展颜一笑。明明没有迷路,她还是追着赤宸问:“公子,请问博父国怎么走?”自那时起,赤宸眼底就有了挣扎。

  当西陵珩被王母困在玉山一百二十年,她却经常收到赤宸的来信。寂寞的时光里,有赤宸用心血做的傀儡,只为博西陵珩一笑。

  西陵珩也愿意花了二十五年为赤宸准备好了衣袍。十六年养成桃花蚕,五年纺纱,三年织布,一年裁衣……一件衣袍,是满满的情谊。

  但知道赤宸得知西陵珩是轩辕王姬,而轩辕王姬早和少昊有婚约。美好的心动就失了颜色。

  因为政治原因,身为轩辕王姬的西陵珩不得不嫁给少昊,本为百兽兽王化身的赤宸,也彻底心灰意冷。“赤宸捡起衣袍,对着满树繁花冷笑,几次抬手想扔,却终是没扔。”

  阿珩仰头望去,云霄中一抹红色的影子正在迅疾飘来。她破涕为笑,紧张又欢喜地擦去眼泪,整理着自己的发髻、衣衫,担心地问阿獙:“这样可以吗?乱不乱?” 大鹏鸟犹如流星,划破天空,直直下降,阿珩紧张地静静站着,阿獙兴奋地扑过去,想和以往一样扑到赤宸身上,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困惑地看着大鹏鸟。

  大鹏鸟背上空无一人,它绕着桃花树盘旋了一圈,把叼着的红色衣袍丢下,竟然一振翅,又没入云霄,迅速远去。

  阿珩脸色发白,她许诺只要他年年穿着红袍,她就年年来见他,她特意把红袍送回给他,他却让大鹏把红袍扔到桃花树下,表明他不会再穿。本港开奖直播现场

  但赤宸不知道的是,西陵珩和少昊只是政治夫妻,等到天下平定,少昊就会放西陵珩自由。

  故事中还有太多遗憾,正如王母孤身一人留在玉山,她一直在等待炎帝神农,玉山春色是她不变的等待,积雪是她千年的寂寞。

  信任的获得很难,毁灭却很简单,重要的不是欺骗的事情的大小,而是欺骗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将心比心,如果诺奈敢这样欺骗我,我定会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是不是都是假的。

  信任的获得很难,毁灭却很简单,重要的不是欺骗的事情的大小,而是欺骗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将心比心,如果诺奈敢这样欺骗我,我定会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是不是都是假的。

  正如西陵珩和少昊在月下喝下一杯雌雄酒,冷静自持如少昊,即使爱着西陵珩,也不得不在江山面前放弃爱人。

  曾经在西陵珩的心中,大哥青阳高冷严肃,野心勃勃,明明知道自己和赤宸相爱相守,却依然逼迫自己嫁给少昊,获得那些在他心中无比重要的政治支持。

  青阳徐徐而来,一身蓝衣随风飘拂,透着对世情看破的冷漠,“值得吗?你不顾反抗父王,打伤大哥,冒险来见他,可他呢?”

  青阳徐徐而来,一身蓝衣随风飘拂,透着对世情看破的冷漠,“值得吗?你不顾反抗父王,打伤大哥,冒险来见他,可他呢?”

  但她不知道的是,如果青阳如果无法顺利称帝,再加上父亲的猜忌,兄弟相争。他的母亲、弟弟仲意、妹妹西陵珩迟早要自尽在朝云殿上。

  阿珩琢磨了一瞬,不愿意相信地说:“父王怎么会忌惮大哥?大哥可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

  少昊淡淡道:“当儿子只是儿子时,轩辕王作为父亲,自然要花费心血培养出最能干的儿子,可当儿子渐渐长大,变成臣子时,他作为帝王,也自然不能令一个臣子独大,轩辕王只是做了每一种身份应该做的事情。”

  阿珩琢磨了一瞬,不愿意相信地说:“父王怎么会忌惮大哥?大哥可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

  少昊淡淡道:“当儿子只是儿子时,轩辕王作为父亲,自然要花费心血培养出最能干的儿子,可当儿子渐渐长大,变成臣子时,他作为帝王,也自然不能令一个臣子独大,轩辕王只是做了每一种身份应该做的事情。”

  青阳作为哥哥的关心很多,但总是悄无声息。“还有,让朝云峰顶的桑葚提早成熟。” “仲意和阿珩都喜欢吃冰的。”

  而赤宸和西陵珩的爱恨情仇,最终以一把玉山上的盘古弓,做了最终的了断。这世间这把最难得也最无形的箭,名字叫“以心换心”。

  西陵珩的女儿小夭(化名玟小六),无法无天的相柳,温柔沉默的涂山璟,还有自小分离的表哥玱玹……有爱有放手,有恨有释怀,几人之间的牵绊日益加深。

  作者桐华讲到相思。“这个故事里的人物在人生的某个阶段都有这种思而不得,但最终这一曲长相思是唱给了男主玱玹。”

  桐华文字中的感情,凹叔以开篇的四个字概括:荡气回肠。作者桐华也说:“我写的时候,投入了真挚的情感,热爱每一个人物,悲他们所悲,喜他们所喜,读者会感受到里面的真挚,被他们的情感所动。”

  但现实中的桐华,感情则是平稳简单。“我们十八岁相恋,二十二岁结婚,一直到现在。”

  七八岁的时候搬了新家,房子有了单位统一安装的太阳能,才能在家里洗澡,可是到了冬天,太阳能不起作用,依旧要去澡堂,直到初一安装了用液化气罐的热水器才真正结束了澡堂洗澡的日子。

  七八岁的时候搬了新家,房子有了单位统一安装的太阳能,才能在家里洗澡,可是到了冬天,太阳能不起作用,依旧要去澡堂,直到初一安装了用液化气罐的热水器才真正结束了澡堂洗澡的日子。

  “这一次把所有故事修订后结集再版,也算对过去时光的一次总结,感谢你们一路陪伴,也感谢过去自己的勤奋努力。不知道未来我还能写下几个故事,只希望我依旧手为心写、尽力而为。”

  在小说的燃情绚烂与生活的细水流长中,回望曾经的择业选择,到随遇而安,再到尽力而为,桐华逐渐找到自己。

  上古时代,神族、人族、妖族混居于天地之间。盘古大帝仙逝后,战火频起,经过数万年的变迁,大荒逐渐形成了中原的神农、东南的高辛、西北的轩辕,三大神族,三分天下。 而天地间*受瞩目的英雄莫过于神农族战神赤宸以及高辛族的长子少昊。赤宸本是几百年前被神农王收服的兽王,既残忍也真诚,既狡诈又纯情,武力超群,战无不胜。命运作弄,他与化名西陵珩,游历大荒的轩辕族王姬轩辕妭相遇,很快彼此深深相爱。两人约定,每年的4月都会在桃花树下相见。但无奈阿珩身为轩辕王姬,为了轩辕利益只能与高辛长子少昊履行婚约结为夫妻,但两人约定只做盟友不做夫妻。赤宸不明内情,深受伤害。而天地间*受瞩目的英雄莫过于神农族战神赤宸以及高辛族的长子少昊。赤宸本是几百年前被神农王收服的兽王,既残忍也真诚,既狡诈又纯情,武力超群,战无不胜。命运作弄,他与化名西陵珩,游历大荒的轩辕族王姬轩辕妭相遇,很快彼此深深相爱。两人约定,每年的4月都会在桃花树下相见。但无奈阿珩身为轩辕王姬,为了轩辕利益只能与高辛长子少昊履行婚约结为夫妻,但两人约定只做盟友不做夫妻。赤宸不明内情,深受伤害。而天地间*受瞩目的英雄莫过于神农族战神赤宸以及高辛族的长子少昊。赤宸本是几百年前被神农王收服的兽王,既残忍也真诚,既狡诈又纯情,武力超群,战无不胜。命运作弄,他与化名西陵珩,游历大荒的轩辕族王姬轩辕妭相遇,很快彼此深深相爱。两人约定,每年的4月都会在桃花树下相见。但无奈阿珩身为轩辕王姬,为了轩辕利益只能与高辛长子少昊履行婚约结为夫妻,但两人约定只做盟友不做夫妻。赤宸不明内情,深受伤害。

  而天地间受瞩目的英雄莫过于神农族战神赤宸以及高辛族的长子少昊。赤宸本是几百年前被神农王收服的兽王,既残忍也真诚,既狡诈又纯情,武力超群,战无不胜。命运作弄,他与化名西陵珩,游历大荒的轩辕族王姬轩辕妭相遇,很快彼此深深相爱。两人约定,每年的4月都会在桃花树下相见。但无奈阿珩身为轩辕王姬,为了轩辕利益只能与高辛长子少昊履行婚约结为夫妻,但两人约定只做盟友不做夫妻。赤宸不明内情,深受伤害。

  这期间还有青阳、仲意、昌仆、云桑、诺奈等等,没有一个人是故事的配角,每一个形象都丰满而有血有肉,他们彼此之间不仅有个人的爱恨,更有家国的兴衰和苍生的幸福,也就注定了他们只能在各自的命运中辗转,抉择。

  但,一诺既出,山海无阻!从明年开始,每年四月,我都会在桃花树下等你,不见不散。